Nov 19, 2017

第七章  走出圣经

五、孔子是否在天堂

  不少人都对比尔·盖茨(Bill Gates) 及美国微软公司的一些经营行为颇有微词,但在盖茨先生的领导下发展起来的视窗操作系统及其它办公软件,对改善人类生活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却是无人可以否认的,而且迄至今日盖茨夫妇已为全球各种慈善事业捐献了几百亿美元。如此优秀的人物是否可以上天堂呢?按照新约上的说法,除非盖茨先生将自己的一切财产全部献给教会,否则他要上天堂比骆驼穿过针孔都难(太19:21-24)。

  有一次,我请教一位信徒朋友:“如果只有信耶稣才能上天堂,那么像孔子等古代的圣贤、僻远山区善良纯朴的农民以及不幸夭折的婴儿,他们根本不知道耶稣的存在,是否就要下地狱呢?”大大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位朋友竟回答说:“是的,因为耶稣说过,他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任何人想到他的父那里去(入天堂得永生),就得先过他这一关。”

  我想很多人一定很难过“这一关”,怎么也不相信那些无辜的和善良的人们,甚至连圣人也要下地狱。达尔文就因为不相信自己死去的父亲和兄弟会下地狱,因此说这是该诅咒的教义15

(一)《圣经》中的地狱

  有基督徒统计,新约提到各种有关“地狱”的说教共162次,其中有70次由耶稣亲自提及16。然而,在旧约中却没有任何确切的关于死后要下地狱受永刑的记载和教训。在亚当和夏娃犯下“原罪”之前,耶和华只是警告他们吃禁果当天必死(创2:17);摩西在“十诫”中也没有说明犯“杀人”、“奸淫”、“不信神”等罪的人要下地狱;创世大洪水几乎灭绝世上所有的“罪人”,神也没有警告其中任何人要下地狱。简而言之,在旧约中神最严厉的惩罚只是“处死”而已。

  就连保罗也从来不曾提到过地狱,他认为行羞耻和罪恶的后果只是死(罗6:21-23)。这又一次证明,保罗并不知道各福音书所描述的耶稣,否则他不可能不传授耶稣那么多关于地狱的说教。

  有基督教学者认为,新约中的永火地狱是指地壳下炽热的熔岩。他们还通过计算证明,地壳下熔岩的大小正好可容得下过去死去的绝大部分人类。上个世纪90年代初,世界上最大的宗教电视网——美国TBN电视网,播放了一个系列节目,报导一些所谓的科学家在西伯利亚钻了一个很深的井,并用麦克风在井底成功地录到千万个鬼魂在地狱中受折磨所发出的痛哭嘶叫声17。这件事很快就被揭穿是谎言,可至今仍有许多人信以为真。耶稣曾在马太24:35中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如果地狱是将被废去的地球的一部分,怎么又可能是永久的呢

  美国心脏科医生罗林斯(Maurice Rawlings)写的《超越死亡之门》一书,也被广泛引用来证明地狱的存在。罗林斯在书中介绍,许多接近死亡的、已停止呼吸的、心脏停止跳动(所谓临床死亡)的人,在被抢救过来后有着非常不同的表情和反应。有的人回忆说,自己像是穿过时间隧道,到达了天堂,心情非常平静愉快;而有的人则像是刚从地狱走了一趟,表现得极度恐惧18。然而我们知道,临近死亡经验并不是真正的死亡经验,那不过是由于大脑缺氧而产生的一种特殊的迷幻记忆而已。平时乐观、或当时身体、心理状况不错的人可能产生愉快的幻觉;而那些平时疑神疑鬼、做尽坏事、觉得自己一定会下地狱或当时身体、心理状况很糟糕的人,就很可能像平时一样做了一次恶梦而已。

  《圣经》告诉我们,人死后毫无知觉(传9:5),要呆在坟墓里直到审判日那天复活,在审判之后才上天堂或下地狱(约5:28-29),下地狱是第二次死(启20:14)。然而审判日至今都还没有到来,怎么就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已经在地狱中痛哭叫喊呢?又怎么会有人在临近死亡时就去了地狱呢?

  根据新约中的描述,地狱要用永久的黑暗、炽热的火烤、毒蝎毒虫的蚀咬、无尽的干渴等等来活活折磨人,而且让人求死不得。(启9:5-6)使用这么狠毒的刑罚,可以说远远超过了历史上最残忍的暴君。现代人类社会各文明国家都在宪法中明确禁止酷刑,有的国家甚至废除了死刑。比如,当2004年4月美国士兵在伊拉克监狱中的虐囚行为被曝光后, 就立即遭到了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

  启示录20:1-8中说,撒但本来已被关入地狱中,可是过了一千年之后又被释放出来迷惑人间,似乎是神在有意纵容这个超级罪犯。连罪大恶极的撒但都有机会被释放出来,那么为什么一般的“罪人”却反而要受到永不赦免的惩罚呢?(太25:46)现代文明国家保护每个公民信仰自由的合法权利,根本不会惩罚一个毫不危害他人和社会的纯粹思想犯或异教徒;公正的司法系统会尽量做到对罪犯的审讯、定罪合情合理,不可能对一个有限的罪行进行无限的惩罚;监狱在限制犯人的行动自由的同时,也会帮助教育犯人,鼓励他们出狱后重新做人。相比之下,永劫不复的地狱会是公正仁慈的惩罚吗?

  罗素在《宗教与科学》一书中告诉我们,1864年当英国枢密院法律委员会宣布不信永刑地狱将不再是罪行之后,英国的许多牧师就再也不信永刑地狱了19。现在有许多基督教教派(如耶和华见证会等)甚至不承认地狱的存在。

(二)《圣经》中的天堂

  很多人想象中的天堂是完美无缺的、无限幸福与和平的,但启示录12:7说那里有争战,马太11:12也说那里一直有暴力(中文和合本把“暴力”译成了“努力”)。

  《圣经》中对天堂描绘得最多、最具体的是其最后一本书卷<启示录>。教会历来宣传它是最难懂的书卷,因为它里面有很多象征性的描述。其实作者把事情叙述得很清楚,对很多象征性的描述也都给予了必要的说明,比如耶稣手中握的七星是代表七教会(启1:19-20),七灯是代表七灵(启4:5),等等。

  <启示录>的作者声称自己是按照神的指示,把所见所闻如实写下来,不过事实证明他是在天马行空地编造故事。无所不在的神竟被描绘成像红宝石一样坐在绿宝石的宝座上(启4:3)。耶稣开始时是个有白发、火眼、剑舌、铜脚、手拿七星的怪人(启1:12-20),后来又变成了七角七眼的怪羊(启5:6)。在作者看来,星星是很小的——会像无花果一样散落在地面上(启6:13);大地是平的和方的--有四个天使站在地的四角(启7:1)。当七位吹号天使中的第一位吹号时,地上的所有青草都被烧掉了(启8:7),而当第五位吹号时,神却吩咐蝗虫不要伤害地上的青草及各样青物(启9:1-4)。现代人看不到的牛鬼蛇神作者都能看到,而摩天大楼、计算机、飞机等现代产物他连一件都没看到,但他却声称自己看到的是未来世界。

  基督徒通常以为自己死后是升天堂,<启示录>却说以后得救的人是住在从天上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城。这座城长宽高各四千里,建在一个高山上,就是说,整个地球将变成一座大山,大山上又放着一个四千里高的方盒子——这恐怕将会是宇宙中最丑陋的一个星体。

  <启示录>给我们描绘的天堂(新耶路撒冷城),虽然充满了珠光宝气,也有生命水和生命树,却毫无生机可言。在那里,没有日月星辰运动带来的四季变化、潮起潮落、昼夜更替,没有充足的阳光、滋润的雨露和肥沃的土壤,没有丰富茂盛的植物,也没有千姿百态的动物。总之,在那圣城里,人们再也见不到好山、好水、好风光。

  在那圣城里,所有复活的圣徒都将是羔羊的新妇(启21:9),而且只是灵魂的新妇,因为保罗在歌林多前书15:50中说,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所以亲情、友情及爱情在天国都将不复存在——人们只能父不父、子不子、妻不妻地“活”着。在那里,人们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穿着洁白的圣服,跪拜和赞美神和羔羊。那里也是个等级森严的地方,神、羔羊、24长老、天使、犹太人就像高高的金字塔一样压在外邦人身上。犹太人虽比外邦人高一等,但也很悲惨,因为那些从以色列12个宗派中挑选出来上天堂的144 000人全是童男(启14:3-4),就是说,凡结过婚的犹太人全要下地狱!

  在<启示录>描述的天国里,人们不再受风吹、雨打和日晒,也不愁吃、不愁喝,但感觉却像是被牧的牛羊;人们不再有辛酸的泪,当然也没有了甜蜜的笑;人们的福气可比千年之龟和万年之鹤,却远远不是快乐的仙;人们不再劳作、追求和梦想,自然也永别了创造的快乐。假如让人自由选择的话,恐怕很多人宁愿来世作人间的乞丐,也不愿去这样一个枯燥乏味的天国作被牧的牛羊。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撒但会带着一批天使造反,跑到人间来逍遥?!

(三)真正的天堂在人间

  因而我们知道,万恶的地狱是不存在的,而真正的天堂其实就在人间。毛泽东说得好:“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路加福音>也说了句大实话:“人也不得说,看哪,在这里。看哪,在那里。因为神的国就在你们心里。”(路17:21)当然,人间也到处是坎坷与险阻,攀登、跨越、跌倒与迷途是人生旅途中必受的磨练。有时严重的挫折会让一些人对人生失去信心,看破红尘,因而把一切希望都寄托于来世。

  而基督教的终极追求就是来世的幸福——永生。不少基督徒都有一种末世情结,仿佛世界末日随时都会到来。因此对他们来说,认识世界和创造世界已没有太多意义。他们或许会认为,在理性的梯子上攀登得越高,到时就会摔得越重。耶稣也教导门徒:“学生不能高过先生。凡学成了的不过和先生一样。”(路6:40)在日常生活中碰到困难时,很多人不是积极想办法解决问题,而是把它托付给主。比如,从梯子上摔下来,不去找摔下来的客观原因,而是想到“没有神的许可,一片叶子也掉不下来”;不去想办法爬起来,而是求助于祷告和唱赞美诗。

  有诗云:“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20明天其实就是一个个的今天,彼岸其实亦是一个个的此岸。幸福与平安不会因期待与祷告就从天而降。

  《易经》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世界其实就像一场经天纬地、造化无穷的大棋局——万事万物都在既定的规则中各行其道,上天让我们幸运地成为其中一位博奕者,其他人有缘成为我们人生的棋友和棋伴。虽然我们每个人都受“长气”和“争势”的本能驱使,但上天同时又赋予了我们仁爱之心,即所谓“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因此君子懂得善养浩然之气。然而,世上永远都会有一些缺少棋德、不守棋规之人,为此我们不但要做善人,还要做强者,否则就会沦为任人摆布的“死棋子”。人类历史上也经常发生腥风血雨的撕杀、争斗,但是终极武器原子弹的出现以及工业文明对自然生态带来的疯狂破坏,终于让人类认识到,为了避免对谁都不利的“零和游戏”,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既要有竞争也要有合作,人类也必须理性和谐地与其他生命和大自然共处,从而开创万物共赢的“天时、地利、人和”,真正实现和平美好的人间天堂。

   人生博奕丰富多彩,每个人都可选择不同的路数,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就像一门艺术,需要不断学习与探索。人与人之间、人与其整个生存环境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面对这么错综繁杂的世界,怎样才不至于迷失方向或顾此失彼呢? 其实早在几千年前,先哲们就为我们指明了一条人间正道:“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内圣外王”,最后达至“天人合一”的人生最高境界。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从己做起、从小事做起,因地制宜,审时度势,不断提升自己的修养和能力,最终最大化实现自我价值。

  有人说,面对死亡,人世间的一切快乐与幸福就像过眼烟云,所有追求与努力到头来都不过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诚然,作为个人,任何人迟早都要走下人生棋坛,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从此遁入可怕的虚无——我们的血脉和气势还会流传。即便死后化作一堆原子,也会在宇宙大生命的怀抱中各得其所而其“乐”融融。无论是叱咤风云的棋坛高手,还是默默无闻的普通奕者,其生命都会化作历史棋谱的一部分。像爱因斯坦、孔子这样的棋师、棋圣,更为后人留下了不朽的棋理和棋艺——永生不会来自于廉价的承诺,而要藉着辛勤的耕耘和智慧的创造去达成。东西方圣贤苏格拉底和孔子临终时并没有看到自己的“理想国”和“大同世”,可他们还是那样安详地离开人世,我想他们一定是坚信自己的生命即将升华,就像涅磐的凤凰一样永驻在人间。

终!



参考文献:

15. Darwin, Charles. The Autobiography of Charles Darwin. Ed. Nora Barlow. New York: W.W. Norton & Company, 1958. 72.

16. Watkins, Terry “The truth about hell”Dial-the-Truth Ministries. April 16, 2006. http://www.av1611.org/hell.html .

17. 同16。

18. Rawlings, Maurice. Beyond Death’s Door. New York: Thomas Nelson Inc., 1978. 79-120.

19. Russell, Bertrand. MReligion and scienc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 135。

20. 钱鹤滩(清):《明日歌》。



上页:十字架下的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