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9, 2017

第七章  走出圣经

四、十字架下的孩子们

  有一次我向一位信徒朋友请教:“一个人只要在心里虔诚地信神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上教堂做礼拜?”那位朋友告诉我:“如果没人帮助,自己一个人很容易往下滑。”我当时想,为什么信徒们都这么脆弱,他们的信仰难道如此容易被动摇?!后来接触的信徒朋友多了才知道,在北美的华人基督徒中,很多人是由于刚移民到国外,生活上的巨大压力驱使他们来到教会寻求避护和帮助。他们在教会里确实能得到信友们的一些精神安慰和一点物质支援,但教会不可能从根本上帮助他们摆脱困境。

  很多人一定还记得2004年6月28日发生在多伦多士嘉堡的惨剧吧?那是加拿大联邦大选的日子,一位来自中国西安的移民说一声“爸爸走了!”,就从14层高的楼上跳了下去,无情地抛下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其中一个孩子3岁,另一个才3个月。死者和他太太参加教会已3年有余,自一年多前失业后他就没再去教会,只有他太太自已去。其实,在事发当天他太太已经感觉到不正常,所以打电话请了一位牧师来家中开导他,他们还共同做了45分钟的祷告。但牧师刚离开5分钟,他就从楼上跳了下去。

  耶稣曾对门徒们说:“我实在告诉你们,无论何人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他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他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他成了。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可11:23-24)如果信徒真的能像耶稣期许的那样心想事成、有求必应,为什么天下还会发生上面那样的悲剧呢?有人说,是因为他们信得还不够诚。可是,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天灾人祸中遇难,难道其中就没有一个是虔诚的信徒?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遭遇到一些很奇特的事件,如大难不死、奇妙的姻缘、意外的收获等等,但有些人却把自己的这些特殊经历夸大到迷信的程度,声称那些都是祷告的结果,是神特别的安排,说什么自从信教后,神就奇迹般地让他找到了如意的工作,家庭从此充满了和谐与快乐,买房子时神还帮助他找了一个既风水好又便宜的,得了癌症神又奇迹般让癌细胞消失,等等。他们含着泪水讲述的一个个动人故事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神似乎只倾听并满足他们为自己个人的祸福或得失所作的乞求,而从来不理会那些类似为全球爱滋病患者所作的祷告,也不关心那些类似为阻止滥杀无辜的战争所作的哀求。

   每逢周末,夫妻俩带着小孩一起去教堂是北美华人社区常见的一道风景线。记得刚到加拿大不久,我曾随同一位信徒朋友第一次去教堂听牧师传教,那天牧师讲的主题是关于“恐惧”。他说自己6岁时就跟着父母一起信基督教了,从那时起,主就把一颗恐惧的心从他身上拿走了,从此凡遇险境,他都能临危不惧、逢凶化吉,因为主与他同在。他还让台下的师母作证,年青时他在高速公路上经常上演超车等惊险动作,但坐在他旁边的师母却一百个放心,从来不害怕。当时我在台下却越听越感到可怕,试想那些未成年的小孩听了这样的说教该是多么危险!

  刚学开车时,第一次上高速公路时,初学游泳时,难道这个牧师也一点不害怕?如果真的像他所说,从6岁开始就没有恐惧心了,他对恐惧就应该没有多少经验和体会,那么他又根据什么来大谈恐惧呢?

  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很多基督徒的恐惧心远甚过平常人--他们说话做事都怕神不欢喜,怕不符合《圣经》教义,得了什么病也怀疑是神的惩罚或被魔鬼缠身,犯了什么大错或罪过更是要担心会被打入那永劫不复的地狱。其实,《圣经》本身关于要不要惧怕神又是前后矛盾的,叫人无所适从:

  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太10:28)

  耶稣对他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太22:37)

  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因为惧怕里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约一4:18)

  因此,许多小孩正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一种被扭曲的恐惧观,其结果,该警觉时他们不警觉,而不该恐惧时他们却莫名恐惧。

  由于事关小孩教育,我又想起一篇曾在华人基督徒中流传的“属灵”文章《金面包的启示》。作者说,他从小到大在中国的文化教育中都没有发现什么是“智慧”,最后是在《圣经》中找到了“智慧”。他用一个“金面包”的故事来说明,只有犹太人才懂得教给小孩“智慧”。最后他这样总结道:“智慧是要能在矛盾对立的选择中,找到适当的平衡立足点。解決问题需要勇气,可是不能太鲁莽或太懦弱;要有尊严,但是不骄傲也不粗俗;要谦逊,不自大也不卑屈;要谨慎,不冒昧也不胆怯;要說话,不多言也不寡言;要用字遣詞,用得恰到好处。此外,有智慧才能化矛盾为和谐,化危机为转机,绝处能再逢生。”这不正是中国儒家所提倡的中庸之道吗? 而事实上,《圣经》中却有许多说教是非常走极端的,要么爱到上天堂,要么恨到下地狱。比如[马可9:43-47]中教导说,倘若有哪一只手、或哪一只脚、或哪一只眼让你跌倒,为了上天堂,你就要把它砍掉或去掉。一个人跌倒,怎么分得清是哪只眼的错呢?谁又能判断这么偏执的教训是由哪边脑想出来的呢?

  《金》文作者劝导别人要不卑不亢,自己却妄自菲薄。不少人为了证明犹太人是神的选民,或为了给《圣经》增加含金量,于是就把犹太人的聪明智慧夸大到不切实际的程度。我们不否认犹太人的杰出智慧,仅凭近代他们在各方面产生的像斯宾诺沙、马克斯、弗洛伊德及爱因斯坦等超级巨星,就足以证明这一点。然而,我们应该历史而客观地来看待这个问题。比如,目前90%以上的犹太人都不信新约,而新约却被基督徒奉为智慧中的智慧;古代以色列就不曾出现像柏拉图及亚里士多德这样伟大的思想家,上面这些犹太巨星都是“升起”在发达的异国他乡(建国后的以色列却鲜有贡献),并且他们很多人都是《圣经》的批判者--难道“最智慧”的民族造就的“最智慧”的头脑却不信“最智慧”的书?

   除了在教堂接受类似上面提到的说教,还有不少信徒鼓励小孩从小读《圣经》,而完全不会想到这是否合适。我曾做过一些统计,发现整部《圣经》只有97处提到“笑”, 而其中又只有10多个是善意或愉快的“笑”,其余都是“嗤笑”、“讥笑”、“嬉笑”等等;另一方面,整部《圣经》却有48处记述“同房”,552处讲到“怒”,849处提及“杀”,1279处谈到“死”!这些数据是否值得家长们三思呢?



上页:进化论是否是事实 下页:孔子是否在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