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9, 2017

第七章  走出圣经

三、进化论是否是事实

  自从达尔文在1859年出版《物种起源》以来,进化论对基督教信仰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因为它撼动了基督教信仰的根基——创造论,因而基督教各派都视其为洪水猛兽,一批又一批保守的基督教学者对其进行着猛烈的抨击,然而人们发现,他们的抨击大部分却是建立在对进化论的歪曲之上。

  对进化论的主要歪曲之一,是说进化论认为生命的起源和进化都是随机发生的。根据这种说法他们计算出,从无机世界完全靠随机而形成第一个生命所需DNA分子的概率几乎为零,由此来证明进化论不成立。而事实上,进化论从不认为生命的形成及任何进化过程是像掷骰子一样一挥而就的随机事件,而是强调自然选择及变异等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例如,原子和分子的组合就不是纯随机的,而是与他们的化学特性有关。另外,虽然进化论认为地球上的生命都来自共同的祖先,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一定要解释第一生命是怎样起源的,就是说,各种“生命发生说”是否正确与进化论本身是否正确无关,就像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是否正确与基本粒子是怎么来的无关一样。

  对进化论的另一大歪曲,是说进化论违反了热力学第二定律。热力学第二定律的通俗表达是:一个封闭的物理系统,一定会从起始状态向越来越无序的状态发展。有人因而认为,大自然不可能从原始的浑沌无序的状态下发展出宇宙中各种秩序井然的事物,如太阳系和人体等精美复杂的系统,从而认为这些系统只能是由神创造的。然而我们知道,太阳系、地球生态系统及人体等都不是一个封闭系统(地球生态系统在不断地从太阳吸收能量,人体也在不断地从外界吸收养分用来维持新陈代谢),所以不能用热力学第二定律来简单解释它们的发展规律。在大自然中,我们经常发现一些从无序事物发展成的有序事物,完全不需要任何超自然力量的干预或创造。比如,四处飘荡的水蒸气可以形成各式各样对称规矩的雪花晶体,也可形成统一旋转的龙卷风;四处飞扬的散沙可以形成一波波美丽和谐的沙丘;漂散于空气、土壤及生物中的二氧化碳溶于水中形成酸性水,这种酸性水再消蚀石灰岩而产生含有碳酸氢钙的水,这种水在遇热或压强突然降低时又会分解出碳酸钙沉积下来,从而形成千奇百怪的钟乳石或石笋,等等。那么,大自然经过几十亿年漫长的演变而一步步形成像生命这样复杂的事物也是完全可能的。

  进化论正如其它科学一样也在不断发展和完善,而有些学者却利用一个半世纪前达尔文初创进化论时的一些局限性来否定整个进化论。比如,1984年中国科学家在云南澄江发现了5.3亿年前的软躯体化石群,又经过20多年对大量化石的广泛深入的研究,对曾困惑了达尔文的“寒武纪大爆炸”现象给予了新的解释,对达尔文倒锥形进化树模式提出了质疑,并提出了“广义进化论”理论。这只是对传统进化论的修正和补充,而有人却把它说成是进化论的丧钟。

   再比如,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指出,由于眼睛的功能和结构十分复杂,说它是靠自然选择进化来的似乎很荒唐,但紧接着达尔文又用了三页半的篇幅对眼睛可能发生的进化步骤提出了详细的假设 10。有的学者却断章取义,宣传连达尔文自己都怀疑进化论的可靠性。又盛传一位叫霍普(Hope)的女士,见证达尔文在其临终前的病塌上放弃了自己的进化论,并钵依了基督教。而这一传说其实早已被达尔文的家属和历史学家们否认了,达尔文在他去逝的同年写的《自传》中,也很详细地阐述了自己为什么不信仰基督教 11

  进化论自从诞生以来,已被古生物学、分子遗传学、胚胎学、比较解剖学及古地质生物学的大量实验及发现所证实,其理论不但与事实相符,而且根据其理论作出的大量推测也被证实。美国著名遗传学家杜布赞斯基(Theodosius Dobzhansky)曾经这样说:“不在进化论的光芒照射下,生物学中的一切理论都将变得苍白无力。”12

  首先,科学家发现,从像人类一样复杂的生命到像病毒一样简单的生命都拥有一些共同特征,比如都有DNA遗传密码,都要新陈代谢等,这间接证明所有生命都继承了共同祖先的一些属性。

  另外,通过形态系统学研究出的进化亲缘树与用分子遗传学独立研究出来的进化亲缘树的一致程度,远远高于一般的科学统计要求。进化树上的许多进化路线,如从古猿人到现代人,都有比较完整的化石证据。至于有的路线缺少中间环节的化石,有些是因为地质方面的原因,使化石的形成和保存比较困难,另有些尚待发现。长期以来,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不断发现新物种化石,如既像爬行动物又像鸟的“始祖鸟”和“中华龙鸟”化石,又如在加拿大北极艾斯米尔岛(Ellesmere Island)发现的,正从鱼类向双栖类转变的,头很像鳄鱼的古鱼类化石,它们无一例外地都在进化树上找到了其相应位置;然而科学家至今却没有发现长着翅膀的“天使”的化石,因为在进化树上鸟类和人类不直接同源。

  胚胎学研究发现,人和所有脊椎动物在胚胎发育的早期都很像鱼类,人的早期胚胎有鳃变和尾巴,外形和内脏都很像鱼类。分子遗传学发现所有动物都有相同的遗传机制,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它们的胚胎发育过程都很相似,而且都是从低等动物形态向高等形态发展,就像生物演化的历史重演,同时也反映了不同的动物有着不同的变化。

  生物进化在比较解剖学上最重要的证据是同源器官(起源同,结构似,形态和功能不同的器官)。让我们来看一些脊椎动物的前肢:鸟翼、蝙蝠翼、鲸鱼鳍、马的前肢和人的上肢。虽然它们的外形和功能很不同,但它们的结构基本相同--都由肽骨、综骨、尺骨、腕骨、掌骨和指骨构成,而且排列组合也非常一致(见图7)。



图7.动物的前肢及人的上肢

  这些同源器官很直观地告诉我们,它们都是从共同的祖先进化而来的,只是为了适应于不同的生存环境,而使它们的形态和功能向着不同的方向发展变化。

  创造论的支持者企图用“同一设计”理论来解释上面这些现象,但丝毫经不起检验。达尔文早在《人的由来》一书中就列举了人体中许多种无用的或退化的器官,像体毛、智牙、尾骨及阑尾等等13。这些器官最早都是有用的,只是随着人体的进化才慢慢失去其功用。如果人类是由完美的神按自己的形象创造出来的,岂能有这些多余的器官?

  进化论堪称人类最伟大的发现之一,它对人类的影响甚至超过牛顿力学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如果有人真的发现了确凿的证据可以推翻进化论,不但各权威杂志会争相发表,发现者获得诺贝尔大奖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是,在《科学》、《自然》等科学权威杂志上,人们却从来看不到任何创造论的研究成果。在基督徒占大多数人口的美国,创造论及其变种“智慧设计论”一直在与进化论争夺公共学校的话语权,却总是不能撼动进化论。

  令人欣慰的是,随着支持进化论的证据不断涌现,基督教各派对它的认识也在发生变化。比如,天主教前教皇保罗二世,就曾在1996年的教皇科学院大会上承认进化论不只是假说,声称它已在广泛而独立的科学领域被研究人员证实和接受,并且特别强调它不是刻意追求和造假的结果。不过,他接着又用一些抽象的说教来说明只有人的肉体会进化,而人的灵魂是不会进化的,因而进化论并不与基督教信仰相冲突14。然而,大量事实已证明,人的精神和灵魂是与人的肉体及物质世界密不可分的,比如拿现代人与北京猿人作比较,在精神方面二者同样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006年3月21日报导,世界圣公会领袖英国坎特布雷大主教威廉斯公开反对在学校教授创造论。CNN在同一天的网上民意调查显示72%的人反对在学校教创造论。又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2006年6月21日报导,包括美国科学院、英国皇家学会及加拿大皇家学会在内的全球67国的最高科学权威机构,联合签属了一项抵制创造论的声明,特别呼吁家长和学校关注进化论中那些已毫无疑问的事实。



参考文献:

10. Darwin, Charles. The Origin of Species. London: J. M. Dent & Sons Ltd., 1971. 167-170.

11. Darwin, Charles. The Autobiography of Charles Darwin. Ed. Nora Barlow. New York: W.W. Norton & Company, 1958. 72.

12. Dobzhansky, Theodosius. Nothing in Biology makes sense exept in the light of evolution. Evolution. 2nd Ed. Edited by Mark Ridle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400.

13. Darwin, Charles. The Descent of Man. Amherst, NY: Prometheus Books, 1998. 11-26.

14. Pope John Paul II “Message on evolution to the 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 Global CAtholic Network, March 06, 2010. http://www.ewtn.com/library/PAPALDOC/JP961022.HTM.



上页:基督教与国家兴衰 下页:十字架下的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