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9, 2017

第四章  耶稣真假之谜

七、历史凭据的空白

  在传说的耶稣死后不久,保罗似乎没有见过任何耶稣生前的遗址和遗物,那么后来有没有人发现耶稣留下的任何凭据呢?没有。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不正常现象,让我们在耶稣的历史性与秦始皇的历史性之间做个比较。

(一)耶稣与秦始皇

  这本不是一个公平的比较,或者说不是同一个级别的比较,因为一个是宇宙神降世的儿子,另一个只是地球一隅的皇帝。秦始皇在世比耶稣还早约250年,按道理耶稣应该比秦始皇留下更多令人信服的遗址及遗物,但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

  秦始皇为后人留下了雄伟壮观的万里长城、气势磅礴的兵马俑、被烧毁的阿房宫遗址及仍未被正式挖掘的庞大的陵墓。耶稣同样可以为自已保留十字架及坟墓等,而且作为宇宙神的儿子,他甚至可以让我们看到更多、更大的物证,如在银河系中用星星排列成的耶稣的神像、十字架、名言或名字等等,然而他却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于秦始皇最早的文字记载,是其丞相李斯颂扬他的《泰山刻石》,世称“玉筯篆”,其部分碑文真迹保留至今,完整的碑文也曾被历代文人墨客视为圭臬而拓印相传。李斯是大书法家,小篆的创世人,小篆也在中国统一后成为标准文字。然而,福音书中的耶稣及十二门徒却从来不用纸和笔,全凭口头传教。关于耶稣的记载,在几十年后才由福音书的作者们写在羊皮卷或莎叶纸上,而且原稿很快就遗失了。

  最早、最全面记载秦始皇生平的历史著作,是中国最著名历史学家司马迁的《史记》第六卷<秦始皇本纪>。它详细记载了秦始皇从生到死,跨度几十年的主要事件。其中许多记载都已得到证实,如在秦陵旁出土的大量文物证实了有关秦陵劳役的记载,科学家经过长期取样、探测,也证实了有关秦陵内部结构的描述基本属实。

  耶稣生活在一个有着丰富历史记载的年代,而且耶路撒冷及犹太人在当时也是罗马帝国关注的热点之一,例如,为了扑灭犹太人的叛乱而发动的犹太战争就属罗马帝国最大的军事行动,然而,在公元1世纪官方的或犹太人的历史文献中却没有任何关于耶稣的记载。英国牛津大学著名神学教授麦葛拉兹(Alister E. McGrath)在《基督教神学手册》中说:“从历史角度讲,除了新约中告诉我们的东西,我们几乎不知道关于耶稣的任何事。”15

  公元40年左右生活在亚历山大里亚的犹太哲学家菲罗(Philo),在谈论当时的一些教派组织时没有提到耶稣及基督教。死于公元65年的哲学家西尼加(Seneca),被公认是当时罗马帝国在民族议题方面最伟大的作家,他也没有为耶稣及基督教运动写下任何东西。另外,公元80年左右生活于加利利的犹太历史学家贾斯特斯(Justus)也从末提及耶稣16

  <死海书卷>的发现曾轰动一时,人们曾期盼它能为耶稣及早期基督教运动提供一些最新证据。经过对其中的“铜书卷”(Copper Scroll)、“社区规章”(Community Rull)、“战争书卷”(War Scroll)及“寺庙书卷”(Temple Scroll)等进行分析后,绝大多数专家认为,<死海书卷>是一批在第一次犹太起义期间(公元66-70年),为免遭罗马人的破坏,从耶路撒冷的图书馆转移出来、埋藏在昆兰(Qumran)山洞的书卷,而当时的昆兰社区,是一个与耶路撒冷的犹太社会有着密切联系的激进组织,并有专家认为他们就是早期的基督教教会17。这个组织曾有个祭司领袖,被耶路撒冷获得了正统地位的祭司们所杀害,后来被尊奉为正义导师(Teacher of Righteousness)。但是,这位领袖的名字并不叫耶稣,也没有任何神性。

  许多传教士在宣传旧约的可靠性时,都强调犹太人对待历史非常客观诚实,比如对他们的祖先因违背神的旨意而遭受神严厉惩罚这样的事件都如实地记载。据此,如果耶稣是真实的历史人物,那么不管他是不是被犹太人迫害而死,犹太人都会如实地记载他的生平事迹,然而现在的以色列政府在介绍犹太人的历史时却完全没提耶稣18

  犹太著名历史学家约瑟夫,在其公元93年出版的《犹太古史》第18章中有一段内容提到耶稣,并被许多基督教学者视为有力证词,但更多的学者认为那是一段被后来的基督徒加上去的内容,因为那段文字不但与上下文缺乏联系,而且完全像个虔诚的基督徒写的,而公元3世纪著名的基督教神父欧里根告诉我们,约瑟夫是不信耶稣为基督的,因为他曾在《犹太战争》一书中声称罗马皇帝维斯帕先(Vespasian)为预言中的基督19

  又有些学者喜欢引用公元50年左右的史学家他勒斯(Thallus)的“证词”,说他在其著作中表示,把耶稣受难时的遍地黑暗现象称为“日食”是不合理的。他勒斯的原著早已遗失,这些学者只是根据公元3世纪的基督徒对他勒斯的二手评论而得出的结论,其可靠性自然值得怀疑,起码算不了独立证词20

  世界上从来没有人会怀疑秦始皇的历史存在,而对耶稣的历史存在却争论不休。如果历史上没有真实的秦始皇,中国的统一及接下来的中国历史就无法解释;如果历史上没有真实的耶稣,这对罗马帝国及世界其他地区公元1-3世纪的历史却没有丝毫影响。至于基督教运动在几个世纪之后对西方及整个世界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它是不足于证明耶稣本人的历史存在的,就像龙文化对中国的影响非常深刻,但它却不足于证明长有蛇身、鳄首、蜥腿、鹰爪、鹿角和鱼鳞的龙在历史上就一定存在。

(二)<使徒行传>是否可靠

  又有人说,基督教教会早期的发展史本身就是耶稣历史性的最好见证,因为有无数的基督徒为传福音而殉道。他们的主要根据是<使徒行传>中的记载。然而有大量事实显示,<使徒行传>就像四福音书一样,其客观真实性存在着大量疑点。专家甚至发现<使徒行传>有被后人严重篡改过的痕迹,比如,在使徒16:7-10中,人称很唐突地从“保罗他们”变成了“我们”。

1.关于<使徒行传>的作者

  一般信徒都以为,<使徒行传>的作者与<路加福音>的作者是同一人,<使徒行传>是<路加福音>的续篇。但实际上,在两书之间存在许多不一致的地方,甚至连<使徒行传>的开头与<路加福音>的结尾就衔接不上。比如,在路加24中,从耶稣复活到与门徒们告别升天最多一两天的时间,而使徒1:3-12中却说耶稣复活后向门徒们显现了40天之久(这与任何福音书的记载都不相符)。

  既使两书作者是同一人,但由于<路加福音>的作者有抄袭、杜撰及自我矛盾的表现,因此<使徒行传>的客观性仍然值得怀疑。事实上,<使徒行传>开篇第一句话就不客观,作者说他在前书中论述了耶稣的一切所行及教训,然而所有福音书记载的只是耶稣生命最后几个月的一些事迹。

  又有学者说,这两本书的作者是使徒保罗的私人医生。根据<使徒行传>的记载,保罗只不过是个罗马藉的犹太裔青年,改信基督前就像一个为人跑腿的巡捕房的小头目,这样一个年青人怎么会有、又怎么需要私人医生呢?在他后来充满危险的传教过程中及在被捕之后,就更不太可能有私人医生。下面我们将看到,<使徒行传>中存在着许多与保罗自己的书信完全矛盾的内容,由此亦可断定其作者不太可能是保罗的私人医生。

2.关于保罗的记载

  保罗在书信中告诉我们:他在大马色受神的启示后就去向外邦人传教,3年后第一次去耶路撒冷,再过14年,才同巴拿巴及提多一道第二次上耶路撒冷(加1:16-2:1)。然而<使徒行传>上却这样记载:保罗信基督后就积极在大马色传教,不久由于大马色的犹太人要杀他,他就逃往耶路撒冷(第一次上耶路撒冷,徒9:3-30),在后来的几年之内,他又曾四次上耶路撒冷(徒11:30-21-18)。

  保罗在书信中多次强调自己从一开始就与其他使徒有同等的地位,但在<使徒行传>中,保罗作为一个后来者,是受耶路撒冷的使徒及长老指派的。另外,保罗从来没有提及自己有任何大能,而且把行大能看得很轻,然而在<使徒行传>中,保罗就像耶稣再世,处处行神迹。

  其实,<使徒行传>关于保罗的记载还有许多自相矛盾的地方。比如关于耶稣在大马色向保罗显身的记载,使徒9:7中说,与保罗同行的人听见了耶稣的声音,却看不见其人,然而使徒22:9中又说,与他同行的人看见了耶稣的光,却没有听清他的声音。

3.关于彼得的记载

  耶稣升天之后,彼得领导的早期教会曾要求信徒把自己所有的田产家业都卖了献给教会,亚拿尼亚夫妻因为隐瞒了几份,却逃不过彼得的火眼金睛,结果被他用神奇的法力先后致死(徒5:1-11)。如果现在的教会也像这第一位教皇(按天主教说法)这般行事,那么有多少人还敢加入基督教呢?

  众所周知,犹太人对基督教一直是很抗拒的,迄至今日基督徒占以色列人口的比例也只有2.1%21。社会学及宗教比较学专家罗尼·斯达克(Rodney Stark)博士,在他获得普利策奖提名的《基督教的兴起》一书中,根据大量事实及历史资料充分论证,在公元70年左右基督徒的总人数不会超过3 000,到公元1世纪末时才大约7 530人22。然而使徒2:1-41上却记载,彼得藉着圣灵的帮助,一天就让大约3 000人受了洗(主要是犹太人)。

4.关于使徒受迫害的记载

  在<使徒行传>中,保罗在刚开始传教时,遇到危险总是设法逃脱,而在传教的后期,他明知回耶路撒冷有危险却要自投罗网,颇似耶稣“为了被捕而被捕”的重演。彼得及保罗都有被捕后靠天使或神迹从牢中出逃的经历,其中神还多次叫保罗不要惧怕,说会与他同在,然而神后来却不明不白地不再保护他们了。

  司提反在殉难之前向大祭司及众人发表长篇演说(徒7),作者说他当时已被圣灵充满,可是司提反却犯了一大堆的错误:他说以色列人在埃及受奴役共400年,而出埃及记12:40说以色列人在埃及呆了430年;他说雅各全家共75人进埃及,而创世记46:27出埃及记1:5上说雅各全家只有70人;他说雅各死后埋在示剑,创世纪50:13却说雅各埋在麦比拉,等等。

  根据历史学家泰西塔斯(Tacitus)的记载,在公元64年,罗马皇帝尼禄(Nero)曾利用罗马广场大火迫害基督徒。于是很多学者纷纷把此记载作为早期基督徒殉道的有力证据。然而在此后的几个世纪里,连教会都没有关于此事的任何记载。泰西塔斯的记载最多只能说明当时有基督徒遭受迫害,是因火灾而受到牵连,而不是直接因信仰而殉道。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世界各地确实有无数仁人志士为了不同的信仰和主义抛头颅洒热血,可是,他们的壮举是否就一定代表他们的信仰是真理呢?



参考文献:

14. Doherty , Earl. Jesus Puzzle: Did Christianity Begin with a Mythical Christ? Ottawa: Age of Reason Publications, 2005. 23-26.

15. McGrath, Alister E. Christian Theology - An Introduction. 2nd Ed. Malden Mass.: Blackwell Publishers,1997. 147.

16. 同14, 199-213页.

17. Baigent, Michael and Leigh, Richard. The Dead Sea Scrolls Deception. London: Jonathan Cape, 1991. 138-150.

18. Israel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March 06, 2010. http://www.mfa.gov.il/MFA.

19. 同14。

20. 同14。

21. 同18。

22. Stark, Rodney. The Rise of Christianity: A Sociologist Reconsiders History.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6. 7, 185.



上页:保罗是否见过耶稣 下页:耶稣神话的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