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9, 2017

第四章  耶稣真假之谜

四、耶稣受难记

  耶稣的死与复活比他的诞生和言行更让广大基督徒产生心灵的震撼,是基督教信仰的基本信条。保罗在歌林多前书15:14中说:“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就像有些信徒强调的,如果基督自己死后都不能复活,那么信他的人又怎么会有永生的盼望呢?但令人失望的是,各福音书对耶稣的死及复活的记述,就像对他的诞生及传教经历的记述一样,随处是可疑的内容,似乎都是为了某个预设的目的而编写的故事。

(一)为了出卖而出卖

  在三<对观福音>中,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上分饼给门徒们吃,说那是他的身体,再拿葡萄汁给大家喝,说那是他为人类流的血,盛血的杯则是与人类立的“新约”,然后他指出门徒中有人将要出卖自己。在犹大走后,他心情极其悲伤地独自做长时间的祷告,一直到门徒们疲倦入睡。接着,犹大领着许多拿刀棒的人前来,并以亲嘴为暗号出卖耶稣。

  而在<约翰福音>中,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上是为每个门徒洗脚,完全没有提及他用“血”与人类立“新约”这个极其重要的事件。在犹大走后,他心情平静地给门徒们作了一次马拉松式的教训(约13:31-18:1)。后来,犹大领着一队兵来,并没有以亲嘴为暗号出卖耶稣,而是耶稣两次主动问他们找谁,并且主动说明自己的身份。

  在具体描述耶稣如何指明犹大将要出卖自己时,各福音书不仅相互之间不一致,而且无一合乎情理。

  <马太福音>记载:正吃的时候,耶稣宣布门徒中有一个人将要出卖他。于是门徒们都很忧愁,个个问是不是自己,似乎没有一个是心境坦然而问心无愧的。当犹大问是不是他时,耶稣明确地回答说“是”,而门徒们听后竟然没有任何反应——突然从忧愁、疑惑状态变得麻木不仁。犹大听后既不认罪,也不辩护。耶稣则继续给大家分饼敬酒,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太26:20-30)。

  <马可福音>对此的描述却与<马太福音>不寻常地一致,比如,马可14:21与马太26:24竟然一字不差:“人子必要去世,正如经上指着他所写的。但卖人子的人有祸了,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这里显然有抄袭的嫌疑,而且旧约中并没有此预言。

  <路加福音>描述的又是另一番情形:在分饼敬酒之后,耶稣才说:“看哪,那卖我之人的手,与我一同在桌子上。”于是门徒们互问这是指谁。可是,他们不继续查问清楚到底是谁将要出卖耶稣,却没头没脑地争论起谁可称为大(路22:14-24)。门徒们竟个个如此贪婪且无情无义。

  <约翰福音>讲述的情形更是南辕北辙:在耶稣说完有人要出卖他之后,门徒们也很想知道这人是谁,耶稣就说:“我蘸一点饼给谁,就是谁。”于是就蘸了一点饼递给犹大。犹大吃了以后,撒但就入了他的心。然后耶稣对犹大说“你所作的快作吧。”耶稣就像在指挥撒但及犹大去迫害自己,而门徒们却不明白耶稣的话(约13:21-30)。门徒们又个个如此愚钝。

  新约关于犹大出卖耶稣的记载还有许多可疑之处,比如,耶稣一直是在公开传教,而且大祭司及文士早就想谋杀他,因此大祭司们完全不需要借助犹大的出卖就可轻易地找到耶稣。又比如,根据马太27:3-10记载,犹大后来看到耶稣被定罪就后悔了,把作恶获得的银元扔在殿里就出去上吊自杀,祭司长则用那钱买了一块田;而使徒1:16-18中却说,是犹大自己用他作恶的工价买了一块田,之后就身子仆倒,肚腹崩裂,这显然不是上吊自杀。按理,这样一个卖主的叛徒,死后是一定要下地狱的,可是耶稣却曾经许愿:到复兴的时候,犹大要与其他门徒一道坐在十二个宝座上审判以色列的十二个支派(太19:28)。

  据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报导,上世纪70年代在埃及偶然发现了公元300年左右的<犹大福音>手稿,经过专家学者长期秘密翻译、诠释后,终于在2006年4月公开面世,并曝出惊人内容:犹大竟然是耶稣最知心、最疼爱的门徒。是耶稣自己要求犹大将他出卖,以便让他早日摆脱肉体的禁锢--让圣灵早日升天。犹大非但不是叛徒,而是为了成全主人而牺牲个人名誉的英雄12

(二)为了被捕而被捕

   在<马太福音>中,彼得为了抵挡犹大带来的兵丁而砍下了大祭司仆人的一只耳朵,耶稣却命令他收刀入鞘,并这样责怪他:“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现在为我差遣十二营多天使来吗?若是这样,经上所说,事情必须如此的话,怎么应验呢?”(太26:47-56)耶稣似乎做每件事,甚至被捕,都是为了要兑现旧约中的某个承诺,而且还要一边做一边解释,哪怕在这种危急场合下也不例外。

   而在<路加福音>中,耶稣在犹大带人来之前就吩咐门徒卖衣服买刀,以备即将来临的战斗。彼得后来是在请示了耶稣之后,才砍下那大祭司仆人的耳朵。凭着耶稣的大能,那些兵丁根本不可能制服他和众门徒,可是耶稣却说“到了这个地步,由他们吧。”(路22:47-51)于是自愿被捕。

   可见,<马太福音>中的耶稣是为了被捕而必须被捕,而<路加福音>中的耶稣则是为了被捕而只好被捕。

(三)为了钉十字架就无人反对钉十字架

  大祭司及长老一直想杀耶稣,但又不想在节日里杀他,因为担心民间生乱(太26:5)。他们的确很惧怕百姓,甚至不敢称施洗者约翰是从人间来的,因为百姓都认为他是先知(太21:26)。由于约翰自己都宣传他连给耶稣提鞋都不配,加之耶稣行了那么多的神迹,所以大祭司们要杀害耶稣应当会更加小心,可是他们后来偏偏就选在逾越节杀他,竟也没有遭遇到任何抵抗。

  当彼拉多想释放耶稣时,众人被大祭司及长老鼓动,一致要求钉耶稣十字架,却听不到一丝为他求情辩护的声音。那么多被他治好的残疾人或绝症患者、死后被他救活的人、从魔鬼的折磨中被他解脱出来的人、用衣服及树枝铺路欢迎他进城的人、他的家人及门徒们,这些人当时都在哪里呢?

(四)为了称王而称王

  大祭司等控告耶稣的罪行之一是自称为“基督”(犹太人的王)。在各福音书中,当罗马巡抚彼拉多审问耶稣是不是犹太人的王时,耶稣都没有正面回答。而在士兵及犹太人责打、戏弄耶稣后,彼拉多竟让耶稣戴着荆棘冠冕,穿着紫袍来侮辱犹太人,说“看哪,这是你们的王”(约19:5,14),并且在祭司长的坚决反对下,命令手下在耶稣的十字架上写“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约19:19)。彼拉多连杀耶稣都依从了犹太人,为什么又要如此严重地冒犯他们?他既然担心犹太人向该撒(凯撒)告发他放了自称为王的人,为什么却不怕他们向该撒告发他擅自封王这个更为严重的罪?而且还在那十字架上留下实实在在的凭证?

  在各福音书之间,有时长篇的叙事论事都一字不差,而固定在耶稣十字架上的简短名号却“一王各表”:“犹太人的王”(可15:26);“这是犹太人的王耶稣”(太27:37);“这是犹太人的王”(路23:38);“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约19:19)。

  这自然让人感觉又是一幕为了称王而称王的虚构场景。

(五)为了不寻常的死而死得不寻常

  一般的犯人被钉十字架后,平均还可以再活两三天,而且很多犯人是经过长期关押、拷打后才钉上十字架的。耶稣是在被抓的第二天就送上了十字架。在此之前,耶稣主要是被犹太人及罗马士兵戏弄,虽然也受了一些拷打,但所有福音书都没有显示那些是严重致命的拷打。由梅尔·吉布森(Mel Gibson)导演的《耶稣受难记》曾轰动一时,然而影片中渲染的血腥暴力场面却是与各福音书中的描述完全不相符的。再说,耶稣只要摸一下就可治好大祭司仆人被砍下的耳朵,甚至可以让死人复活,那么鞭打又怎能伤他丝毫?然而,他在十字架上却只呆了短短的6个小时就断气了,比同时钉上去的另外两个犯人死得还要快。

  有人辩称耶稣是被有毒的醋毒死的,但这是没有根据的。一来,各福音书都没有说明那醋有毒;二来,如果犹太人有意要毒死他,就不会还想用打断他的腿的办法来使他尽快死去。

  耶稣断气前痛苦地大叫:“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可15:34;太27:46),这与“三位一体”的“圣子”所应有的表现不相符,也与耶稣分明知道这是神的拯救计划不相符,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约翰福音>又让耶稣在很平静的状态下断气(约19:28-30)。

  三<对观福音>中的耶稣死得很惨烈,不仅是由于他痛苦地大喊大叫,而且还因为它伴随着各种恐怖的异象:长达3个小时的昏天黑地、幔子断裂、大地震及鬼圣从坟里复活。但这么多如此震惊的事件,在<约翰福音>中却完全不存在。根据路加23:44中的记载,那长达3小时的黑暗天象是个普天下的事件,可是,除了三<对观福音>之外,全球各地都没有任何关于它的历史记载。

  那些骇人的神迹,又似乎只是为了感动读者,对当事人却反而毫无震撼力。耳闻目睹了以上各种恐怖的异象,按道理绝大多数人都会像那百夫长一样,认识到耶稣确实是神的儿子。那些戏弄、拷打他的人,那些喊着要钉他十字架的人,都会吓得跪地求饶--请求神的宽恕。然而,在遍地黑暗的恐怖笼罩之下,兵丁们竟轻松地用苇子蘸醋给耶稣喝,并挖苦他。在耶稣刚断气,尸骨未寒之际,他们竟敢用枪去扎他的肋膀!十二门徒在耶稣被捕时个个逃之夭夭,但在见证了这么多惊心动魄的神迹之后,他们绝大部分人还是躲得无影无踪。耶稣在当日下午3时就断气了,而彼拉多到了晚上竟还不知道他死了(可15:42-44)。

  约翰19:35上说:“看见这事的那人就作见证,他的见证也是真的,并且他知道自己所说的是真的,叫你们也可以信。”可是,就算那人再说一百遍“是真的”,这一切给人的感觉还是像一个编造的悲剧。

(六)为了复活而复活

  前面提及,<马可福音>在结尾关于耶稣复活的描述是后人加上去的。为了让人们相信耶稣的复活是真的,改编者开了一大堆空头支票:信的人就会有神迹相随、就会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喝了毒物也不受害、手触摸病人病就必好。而且也没忘记恐吓——不信的必被定罪。

  <马太福音>则用官兵严密把守及巨石封墓来增加耶稣复活的可信度,但这又明显与其他福音书所述不符。当马利亚告诉门徒们她看见耶稣复活了,门徒们却认为她在胡说。就在几天前,耶稣才把死去的拉撒路救活以及预言自已死后第三天要复活,门徒们这么快就将这些事抛到九霄云外了,反倒是祭司长们却对此念念不忘(太27:62-63)。

  <路加福音>在这方面下的功夫就更大。首先,它将<马可福音>中两门徒与复活后的耶稣的短暂相遇(可16:12),改编成他们与复活后的耶稣的长时间接触(路24:13-35)。但他们在向复活后的耶稣介绍死前的耶稣时,只称他为先知,而不是称他为神的儿子或基督;又说他是他们素来所盼望的来救赎以色列人的,而不是称他为拯救全人类的。后来,耶稣在向所有门徒显身时,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魂,就叫门徒们摸他的手脚,并演示吃烧鱼,对他们说:“照经上所写的,基督必受害,第三日从死里复活”(路24:46)。可是,人们在旧约中却找不到此预言。

  <约翰福音>为了增强可信度,就增加耶稣向门徒们显身的次数,并拉大每次显身的时间及空间距离,然而,它清楚记载的三次向门徒显身的情景,却没有一次与三<对观福音>所提到的显身记载相同。

  各福音书关于耶稣死后的记载还有许多相互矛盾的地方,如尸体有没有按犹太人的传统在裹尸时就涂上没药和沉香?第三天是谁最早,又是什么时候来到耶稣的墓地?他们在墓内墓外遇见什么人?几个人?说了什么话?他们有没有转告他人?门徒中又是谁去了耶稣的墓?门徒们有没有按耶稣生前的吩咐及天使的指示去加利利拜见他?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去查实。

  所有福音书对耶稣复活后的显身记载却有一个共同特点:耶稣都是在秘密场合下或在某种不清晰的状态下向他亲近的人们显现。比如,有两门徒与复活后的耶稣的长时间的接触,都是在眼晴被迷糊了且不认识他的情形下进行的(路24:13-35);耶稣在提比哩亚海边向门徒显现时,门徒们却不知道那是耶稣(约21:4)。耶稣为什么不像原来传教时那样实实在在地显现在所有人面前呢?如果他显身给彼拉多、祭司长及文士们看,那不是更具震撼力吗?这就像现在的一些传教士,总是声称神在私下向他们显现或下达指示,而从不声称神曾通过电视讲话等来向全人类明示他的旨意。



参考文献:

12. Cockburn, Andrew. “The Judas Gospel.” National Geographic. May 2006: 78-95.



上页:耶稣的传教 下页:希腊史诗中的耶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