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9, 2017

第一章  圣经概述

 

四、圣经中文版的来历及准确性


  传说基督教最早于东汉时就传入了中国,但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却始于公元7世纪的唐朝。据西安出土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记载,基督教聂斯脱利派于贞观九年(公元635年)由波斯经著名的“丝绸之路”传入中国,时称景教,正逢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贞观盛世”。景教曾受到唐太宗及后面几代皇帝的特别青睐,后来却由于佛教的强势竞争,以及因中国在与西域伊斯兰的战争中失利而受到牵连,此后逐渐在中国走向衰微。聂斯脱利教徒在宋元两朝仍有一定的传教活动,最后在明朝初年的排外浪潮冲击下销声匿迹。

  1582年左右(明末时期),中国迎来了利玛窦(Matteo Ricci)等最早一批天主教传教士。当时利玛窦等对中国的礼仪、文化及法律都非常尊重,在传教时都穿着儒服。他们遵循着天主教的传统,并不急于把《圣经》翻译、介绍给中国,而是利用教义手册进行传教。利玛窦等倒是花了大量精力把西方的许多科学著作翻译成中文,同时又把中华文化介绍给西方,可谓是中西方文化交流的先驱。

  1715年左右,由于基督教教义与中国的“祭祖尊孔”传统发生冲突,而当时的教皇又禁止中国的信徒作任何变通。之后,教皇的几位特使在与康熙皇帝的交涉中态度强硬。康熙也不想妥协,于是就采取了许多限制基督教传播的措施。不久继位的雍正皇帝又于1724年下达了全面禁教令,其结果,到1800年左右基督徒又几乎要从中国绝迹。

  1760年左右开始的工业革命使英国迅速崛起为新的世界霸主,世界的宗教版图也随之重新划分。

  1807年,马礼逊(Robert Morrison)受英国伦敦会授权前往中国,成为第一位进入中国的新教传教士。《圣经》在新教中的至尊地位又从马礼逊的传教经历中充分反映出来:他一进入中国,就在一些华人的帮助下,一边学中文一边翻译《圣经》,于1813年完成新约译本,又于1819年完成旧约译本,成为第一个将完整的《圣经》翻译成中文的人。可是,马礼逊从进入中国到1834年去世的27年间总共只发展了10个基督徒。

  1837年,德国汉学家卡尔·郭实腊(Karl Gutzlaff)与马礼逊的儿子马儒汉等人合作,将马礼逊的旧约译本进行修改,成为郭实腊译本。1840年,郭实腊又出版了其新约译本《救世主耶稣新遗诏书》,此译本曾被初期的太平天国所采用。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郭实腊于1833年在广州创办的《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期刊,是最早在中国发行的传媒读物,为中国人了解西方世界打开了一扇窗户。另一方面,郭实腊又长期担任英国贩卖鸦片的大公司及英国政府的中文翻译,利用贩运鸦片的船只运送和散发基督教宣传品,同时又以传教之名在中国各沿海口岸搜集军事情报,为英国发动鸦片战争积极做准备。鸦片战争期间,他充当英军司令官的翻译,战后又全程参与起草《南京条约》。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中国战败,从此拉开了百年屈辱的序幕。中国的大门才被炮火轰开,大量传教士便随之涌入。初期,他们的传教活动主要局限于通商口岸,后来逐步发展到全国各地,甚至穷乡僻壤。

  1843年,驻香港殖民地的英、美各传教机构成立了一个委员会,决定修订已有的中文《圣经》。他们把各地传教士分成组,分别整理出初稿,最后交委员会审阅。委员会后来对“唯一神”的译名应称“上帝”还是“神”而发生分歧:英国圣经公会主张采用“上帝”,美国圣经公会则主张采用“神”。这个分歧至今仍然存在。

  鸦片战争使中国沦落为半殖民地社会,战争的巨额赔偿、列强的经济侵略和官吏的横征暴敛,导致民不撩生。1851年,由洪秀全领导的拜上帝会,在金田发动起义,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农民运动。1853年,太平天国在郭实腊等译本的基础上进行大量修改,出版了天国版《圣经》——《新(旧)遗诏圣书》(封面上画有双龙,见图1)。虽然太平天国运动信奉的是洋教,但它一直反对列强对中国主权的侵犯,因而在后来遭到清朝统治者与列强的联合剿杀。

 



图1.太平天国版《圣经》

 

  之后,衰败的清政府同列强签订了一个又一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其中就包括让传教士在中国获得各种特权,如“领事裁判权”、“置产权”,甚至“办案权”!教会与各地民众经常因文化风俗差异等发生冲突,有些教民在特权保护下肆无忌惮地欺压百姓,结果酿成无数的教案,终于在1900年引发了震惊中外的义和团运动,有许多外国传教士及华人信徒死于冲突之中。随后,八国联军借此对中国进行了野蛮侵略和疯狂掳夺。战败求和的清政府,在列强的淫威下给予侵略者巨额赔款(即臭名昭著的“庚子赔款”),并且下令大举捕杀各地的义和团拳民。虽然西方(主要是美国)在后来以教会的名义为中国做了不少好事,如开办学校、医院及慈善机构等,但很少人知道这大部分经费却来自于中国的赔款。

  1890年,新教传教士在上海召开会议,决定翻译《圣经》白话文译本。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于1919年出版了和合本《新旧约全书》。这是外国传教士为中国人翻译的最后一本《圣经》,它逐步取代了其他版本的中文《圣经》并流行至今,是目前华人新教教徒最喜爱使用的版本。

  1970年,香港天主教的思高《圣经》学会,编译出版了思高版中文《圣经》,成为今天华人天主教教徒的首选。我不确知华人东正教教徒目前使用什么版本,据说是一种俄语翻译本。

  以上就是《圣经》在中国形成和流传的简单历史。一切都是顺乎中国荣辱兴衰的历史大环境而发生的,没有任何所谓超自然的干预,否则的话,很难解释为什么《圣经》要在问世几千年后才被翻译和介绍到这个世上人口最多的国度。

  如果一个太平天国的基督徒声称《新(旧)遗诏圣书》是神启示的完美作品,我相信现在没有多少信徒会认同,那么其它版本的《圣经》又如何呢?下面我以在华人信徒中流传最广的和合本为例,简单介绍其中存在的一些翻译问题。如果没有特别说明,本书以下都是引用和合本。

  参加和合本翻译的,主要是六位英美传教士。他们的母语不是中文,加上他们使用的是白话文,而在当时,现代白话文本身仍处于发展的不成熟期,这些自然会增加他们翻译的困难,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在读和合本《圣经》时,经常会感到那语言有些怪怪的。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这六位英美传教士是根据希伯来语旧约和希腊语新约来翻译的,他们很有可能是根据早期英文版来翻译,并参考一些当时已有的中文版本。后面我会举例说明,当英文版出错时,中文版也出现同样的错误,这便是间接的证据。也就是说,和合本《圣经》其实是第二手翻译的结果。学过外语的人都有体会,有时候要把一句话准确地翻译成另一种语言,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无论是直译,还是意译,都有可能失去原文的一部份概念或含义。那么,“对翻译的再翻译”自然就会与原文有更大的差异。另外,因每个人的文学造诣及神学立场不同,也很容易产生不准确的译文。事实上,和合本《圣经》开篇第一句及第六句的翻译就很不准确,甚至是误导(我将在以下各章中列举更多实例),整个版本的可靠性及准确性由此可见一斑。

  综上所述,从《圣经》正典的形成、它的启示及流传方式等诸方面来看,它是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并没有任何神秘之处, 也远非完美无缺。

  经常听信徒朋友说,神的无限大能及他对人类的仁慈和关爱,充分显示在他创世造人及一次次对人类的拯救计划中,然而,这究竟只是《圣经》中的美好神话呢?或确是实实在在的历史呢?

 


上页:圣经的启示 下页:第二章 创世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