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9, 2017

第一章  圣经概述

 

三、圣经的启示


  天主教为了维护教会的权威,比较推崇圣托马斯·阿奎纳(Thomas Aquinas)的启示说,强调人的理性在认识上帝的过程中所起的作用;而新教为了抵制天主教的权威,则更偏重圣奥古斯丁的启示说,强调上帝的意志及启示本身的重要性。但无论是圣托马斯的启示说还是圣奥古斯丁的启示说,都过于主观抽象,于是又有些神学家提出新的启示说,从基督徒内心对基督救赎的感恩情怀的真实性出发,来说明启示可以获得客观验证,就像很多信徒强调的,在信基督后他们获得了内心的平静和快乐。问题是,其他宗教的信众也声称有类似的体验,人们又如何知道谁的声称是真切的呢?如果说佛教要让人信服,须拿出“转世轮回”等证据,那么基督教要真正慰籍大众,是否也同样需要拿出耶稣“死而复活”等证据呢?否则的话,即便各种启示说对“圣子”与“圣父”、“圣灵”的关系以及耶稣的神人二重性等阐述得精妙绝伦,是否也如同阐述“齐天大圣”与如来佛、观音菩萨的关系以及孙悟空的人猴二重性一样——毫无实际意义?

  著名《圣经》学者杰拉德·哈瑟(Gerhard F. Hasel)教授曾经说:“如果神是在通过《圣经》的作者们来启示他自己,那么这种启示就应该有某种统一性,因为启示出来的正是那隐藏在后的同一位存在者。”9可现实是,《圣经》本身存在着大量矛盾或不一致的内容,甚至连正典都无法统一,加之各种不同的主观解读,结果导致了基督教各派之间对许多教义的不尽纷争。比如在新教内部,因为对“圣餐”、“洗礼”、“三位一体”、“因信称义”、“天堂”及“地狱”等重要教义都存在着尖锐的分歧,结果又分裂出无数的小教派。根据《世界基督教百科全书》(牛津大学出版社,2001年)中的记载,全球各种不同的基督教小教派多达33 820个10。另外,人们在不同文化及不同历史背景下,也会从《圣经》发展出完全不同的理论和说教。比如,北美的黑人发展出黑人神学,他们“研究”出耶稣原来是黑人犹太人;拉丁美洲人为了反抗强权的压迫,发展出解放神学;中国的洪秀全为了推翻清朝天子,就自封为上帝的次子,即耶稣的弟弟,等等。

  新教于1910年发起普世教会合一运动,虽然经各教派的努力取得了一些进展,但由于各派在正典、教义、圣传及组织等诸多方面存在着大量的分歧和矛盾,旧的问题尚未解决,新的分歧又不断产生,因此要真正达到联合统一仍然是遥遥无期。

 



参考文献:


9. Hasel, Gerhard F. Old Testament theology: basic issues in the current dex-bible-ate. Grand Rapids, Mich.: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72. 93.

10. Barrett, David B. et al., eds. World Christian Encyclopedia: A comparative survey of churches and religions - AD 30 to 2200.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上页:圣经的流传 下页:圣经中文版的来历及准确性